meow

 

我从不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
来找我玩吧,只要你喜欢杰森陶德和蝙蝠家。

Aniamls

    #听歌时突然鸡血的产物,文笔不好,无意义小短片

    #A罗伊/O杰森,罗伊有黑化也许(?),如果可以接受请往下看



    发情期对于体力的消耗和长时间的奔跑使jason口干舌燥,他不知道哪里才是终点,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逃离“猎人”。

    看到那个拐角时jason用力把自己甩进巷子里,他踉跄着撞到粗糙的砖块上,克制着自己不要大口喘气。仅仅依靠呼吸得来的空气显然不够,胸腔因为缺氧时不时刺痛,被包裹在其中的心脏剧烈鼓动着,像要挣脱束缚跳出来一般。处于被追逐中的紧张和危机感让jason在短暂休息时也保持着高度警惕,他的精神从一开始就未松懈过,这可不是掉以轻心能对付的对手。

    jason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要使劲浑身解数来提防和逃离自己如此亲近信任的人,他痛恨这种生理的不公却没法责怪对方。藏在安全屋的抑制剂都被打碎了,他身上携带的最后一支已经在52分钟前注射了,随着身上燥热的延展抑制效果在减弱。也许几分钟,也许十几分钟,总之不久后jason就得凭自己的决心毅力和定力来对抗这该死的本能,他在自己还清醒的时候抓紧时间将枪上膛,检查了一遍装备情况。

    发情期omega气味很浓烈,对于熟悉猎物的人来说找到对方简直再容易不过了,这一会儿的停歇足够alpha循迹而来。

    青年深吸一口气,从巷角冲出时枪口已经对准了斜对面那栋大楼上的身影。他们相隔有些距离,jason却已感觉到了那种强烈压迫感,还有因某种连接而带来的冲击与窒息,有什么东西快速从他身边擦过直直钉入地面。

  “操。”

    jason在那人迅速靠近时全身都绷紧,他紧盯着这场追捕中的“猎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戒备。

 “你根本不可能摆脱我。”

    一如既往的自信。行动明确,这可一点不像被信息素冲昏头脑的alpha,那只是遵循本能的疯狂野兽。

 “而且你内心真的有这么想过吗?小杰鸟。”

   roy的眼睛看起来比之前任何时刻都明亮,jason可以看见在其中跳跃的光点,他沉默着,在步步紧逼中后退。

 “我不想伤害你,roy,停下。”

 “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

    弓箭手一点都不介意对准自己的枪口,他避开它,用力抱住几乎虚脱的omega。jason能清晰感觉到自己颈侧的皮肤被咬住,就像野兽对待猎物的从容。

  “你从来就没试图逃避过。”


评论(2)
热度(31)

© meow | Powered by LOFTER